看书吧>玄幻奇幻>反贼王>七十七、圈套

刘叔苦笑一声:“你们老大的事情,我知道得也只跟你们一样多。”

“不是吧,他最信任你了,应该什么都跟你说的吧。”

“这不是信任与否的问题,是因为你们老大所背负的东西太重了。一旦说出来,连你们都有可能受到连累。”

“我们现在就是政府的通缉犯,还能连累到什么程度?”

“你们现在虽然是通缉犯,却只是目前南坤州里上万通缉犯中的其中几十个人,一旦老大说出了真相,你们会成为这上万通缉犯中的头号通缉犯,整个南坤的军队也立刻把你们调整成重点围剿目标,你们早就丧失活动空间了。”

“老先生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,难道说老大的来头非常了不起吗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老大终于还是把一切事实告诉你了?”

“其实是我昨天才猜到的。”

“怎么猜的?”

“昨天他以为必将战死,就告诉我,他有一个失踪的弟弟,要我帮忙找到他的弟弟,而他给我的信物,让我想明白了这一切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冥冥中自有天意,他的弟弟,我正好知道是什么人,所以,我就知道了他是谁。”

“那,他到底是谁?”

“这个秘密,我只有在见到他时,才会跟他说,现在我还不能说。”

正在吃早餐,却听得一角的音箱上传来广播声。

顺便说一下,这地下室的隔音不错,同时又留了能拾取外面声音的设备,以便及时了解外面的情况,而这时播放的,是从地面传过来的有人带着喇叭的喊话声。

“极南县的父老乡亲们请注意,极南前线剿匪总指挥刘营长有命令,今天政府将在极南县政府大楼前的广场,公开处决一批叛乱分子。为了严打叛乱,维护政府和群众,此次处决将采用世界政府最严酷的方式,即绞肉机式。所有极南县城的群众,每家每户至少要有一人到现场观看,以敬效优。其他人员,也必须以家庭为单位,集中收听政府的现场播音,如有违反,将进行相应处罚。”

三儿道:“老大,你听到吗?他们竟然要公开处决……”

郑冲点点头,看看雷勋,只见他正在认真倾听。

“鉴于昨天极南县所发生的恶性事件,目前谣言很多,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,误信谣言并且传播谣言,造成很坏的影响,政府特发严正声明,昨天在公审匪首雷勋和李小乖的过程中,以郑某为首的一伙南坤义勇人暴徒,利用潜伏在帝国内部的匪徒刘某某的策应,向当时现场上的帝国特种部队和警察,以及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发动突然袭击,帝国特种部队和警察,始终把老百姓的生命放在第一位,为了保护现场老百姓作出了极大的牺牲,而匪首雷勋及李小乖等,趁混乱脱身,雷勋为了制造更大的混乱,妖言惑众,试图煽动在场老百姓跟随他加入叛乱阵容,但是被立场坚定的老百姓们无情拒绝,雷勋、郑冲等叛乱头子老羞成怒,疯狂地用枪枝向老百姓射击,打死多名老百姓,我部连长李志,看到老百姓惨遭匪徒屠杀,奋不顾身,用自己的血肉这躯替老百姓挡住那些罪恶的子弹,救了一部分老百姓,自己却身中数弹,壮烈而死。”

众人听得肺都气炸了,没想到昨天的事情,他们竟然可以涂改。

“但是敌人的疯狂并没有吓退我们的军人和警察,他们保持冷静,继续用自己的壮烈牺牲,掩护着现场老百姓的安全转移,终于他们完成了任务,老百姓离开了现场。再没有后顾之忧的我军军人和警察,勇敢地跟这群丧尽天良的匪徒展开了激烈的斗争,并最终取得了胜利,匪首雷勋、郑冲、李小乖等见势不妙,逼使所有同伙杀到最前面,他们则躲在后面,偷偷溜之大吉,最让人意料不到的是,他们在逃跑的时候,竟然还直接开枪或者用弓箭射杀了来不及让路的同伙,然后仓惶逃出,其中一名同伙被击中后奄奄一息,临死前流下了悔恨的泪水,说:‘我后悔没能早一点认清这种人的真面目,现在认清了,可惜为时已晚。’而他的同伙们,在匪首的威胁下继续负隅顽抗,最后全部落入法网。”

三儿怒道:“这都是他妈……都是瞎说,他们怎能这样诬蔑我们老大?”

郑冲咬咬牙道:“没关系,现场上有这么多人亲眼看着,这样的诬蔑早晚会被证明是谎言的。”

雷勋道:“知道什么叫话语权吗?现在一切话语权都在他们的手上,他们可以向全世界说话,即使当时有一万个目击者,可是这一万个目击者中,会有不少人不敢说,会有一部分人被收买照着他们的说法说,剩下的敢说的人,很可能被灭口,所以,不管事实是怎样的,到头来,人们也只能在怀疑中相信他们的说法。我们这几个人,就会成为十恶不赦的歹徒,而且还是卑劣的,怕死的,在危险关头抛弃自己同伴的那类人。整个世界,能相信我们的人恐怕很少很少。到最后,即使我们强大了,我们也只能是孤军奋战。”

郑冲道:“太恶毒了,我一定要揭穿他们的谎言。”

雷勋道:“可是你没看出来吗,他们这样做,目的就是让我们冲动之下,跑到现场救人。”

郑冲点点头,咬着嘴唇,把饭碗放开,走到一边。

雷勋道:“如果我们在同伴被施以这样残酷的刑罚处死时,都选择袖手旁观,那就坐实了他们所诬蔑的一切。我们以后在新天下将会寸步难


状态提示:七十七、圈套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