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吧>都市现代>退圈后我风靡全球>第197章 197:爷孙相见

跟着进屋的人只有伽萤和伽蓝两人。

这次不用吴父说什么,吴小花陪吴父站在门外,没有任何要跟上去看看的意图。

屋子的门被老爷子打开后就没有关,后面伽萤两人进门,伽老爷子看了一眼淡道:“不用关,通通风。”

说完这个话的老爷子把背后的背篓放下,在屋子里走动把窗户一并打开,屋内顿时敞亮起来。

这时候伽萤方才看清脱下草帽后老人的相貌。

虽然老爷子穿着朴素,脚下踩着的也是一双草鞋,一看就自己编的那种,但是老爷子形象并不狼狈,还可以说很精神很干净。

这种干净体现在他梳理得整齐的头发,以及剃得干净的下巴上。

任谁见到这样的老人家都不会觉得他虚弱,老当益壮这个成语用在他身上正好。

‘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帅哥,还是有素养有学识的帅哥,哪怕老了身上也沉淀着酒香和故事’

伽萤脑海里对于爷爷的记忆在老爷子的面前凝实,窗外逐渐明亮的晨光打在老爷子的身上,镀上的光辉色彩,也不知道是真实的,还是来自她心里对老爷子的滤镜。

也许两者都有。

仔细想一想,老爷子在她年幼的记忆里是深刻的,甚至可以说最初三观的地基就来自这位老人家的教导。

到了如今她的理念三观依旧建立在幼时的地基上,足见这位老人在她心里的地位。

伽老爷子转身就见到少女认真注视他的目光。

老人深不见底的眼睛闪烁了下,神色依旧平静,仔细端详了伽萤几秒后,正式开口对伽萤说的第一句话却是,“我说过不要再来。”

这是一句拒绝的话。

也不知道是失望足次数多了,还是老爷子的表情足够平静,眼神并没有排斥,伽萤发现自己听了这句话,心情除了逐渐平稳下来外,不存在伤心难过,下一秒还有心情朝老爷子抿嘴一笑,双眸微弯又坏又痞,或许在长辈的眼里,这种痞更该称之为皮。

她笑着说:“我可没听到爷爷说过这种话。”

老爷子的表情不明显,但是确实错愕了瞬。

他看着伽萤,伽萤也看着他,对着仿佛被对自己怼得没话说的老人笑得更灿烂了些。

伽老爷子着实一时没能想好回话。

近十年独自的生活,成年人都没接触多少次,更被说被小辈亲近。

甚至于可以说,伽老爷子大半辈子的人生对小孩都不感冒,小伽萤是个列外,唯一的例外。

这个例外也不过和他相处了短短几年,这几年真正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也不多。

伽老爷子以为自己忘记了,可惜现实再次告诉他,有些记忆或许会被埋藏,却绝对不会忘记。

明明眼前亭亭玉立,雪砌似的美貌少女,和几岁大被他抱坐在腿上也是小小一个孩子截然不同,可是少女双眸明亮注视他,一副打着坏主意却更胜无邪的笑容,便和他记忆深处的孩子重合。

那孩子就喜欢坐在他膝头上,拉着他的手喊爷爷,跟他撒娇耍赖,要他讲故事。

小董会在边上说,这孩子亲近他,比亲近父母更亲近他这个爷爷,这是天生的缘分。

对这么个孩子,伽老爷子也摆不出冷脸,生不出气。

老爷子平静的眼睛里划过复杂,转而去看伽蓝。

他说的那句话的确和伽萤无关。

站在少女身边沉默而俊美近乎虚假的男人,此时双眼静谧无波和老爷子如出一辙,“我陪小萤。”

老爷子收回视线,对伽萤说:“过来。”

伽萤走到他近前。

老爷子:“伸手。”

伽萤把手伸出来,老爷子摸她的手骨。

摸完之后再搭上她的脉搏。

做完这些,老爷子看伽萤的眼神流露一分讶异,随即归于平静,“既然好了就回去吧。”

他说完就把提着之前被放在地上背篓往外走。

外面院子已经不见吴父的身影,剩下吴小花蹲在地上拿着根树枝在地上画画。

听到动静抬头见到走出来老爷子,赶紧喊道:“守墓……咳,伽爷爷!”

老爷子没看她,跟没听见似的。

吴小花见怪不怪,反倒松了一口气的样子,又好奇去看后面走出来的伽萤,不断给伽萤使眼色。

伽萤看见了朝她礼貌点头,之后就没有之后了,让吴小花泄气,拿着树枝继续戳地面。

老爷子把背篓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到架子上嗮。

伽萤走在他身边,这次伽蓝没有跟近,就站在不远处看着。

背篓里大多都是药材,还有些看起来奇奇怪怪的果子和石头似的东西。

伽萤看老爷子每次挑选,又要弯腰去拿。

看了几回,她就主动提起背篓,每次老爷子要什么,她已经提前拿出来。

头次老爷子还看了她一眼,伽萤笑了笑,老爷子说了句,“别捣乱。”

伽萤用事实证明她没有捣乱,每次拿出来的都是老爷子想要的,让老爷子无话可说。

这么一忙就忙了近半个小时,一老一少全程无交流,在外人看来却无比和谐默契。

背篓里的东西处理完毕,伽萤把背篓放下时,头顶传来老爷子冷硬,听起来有点不近人情的声音,“我这里没有你需要的东西。”

伽萤把篓子平稳放落地,抬起头朝老爷子露笑。

素白无瑕的脸,浅眸澄澈明耀。

这一刻的女孩温软如水容所有又照亮所有。

老爷子仿佛看见另一个


状态提示:第197章 197:爷孙相见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