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吧>青春校园>武布中华>第476章给你补充

清军士卒驾着筏子,靠了上来,前排拿着盾牌格挡,中间拿着弓箭射击,后面则驾驶着筏子。

箭矢“嗖嗖”的射过来,城墙和屋顶的梁军,不时被射中滚落。

博洛见此,不禁肆意狂笑。

当年他和他的父亲阿巴泰,便率军攻入河南,就被开封城挡住,最后进退两难,被高欢击败。

这使得他们一家,成为了八旗贵族的笑柄,阿巴泰也郁郁而终。

现在清军水灌开封,他也算是报仇雪恨了。

这时,博洛拿起弓箭,兴奋的张弓搭箭,“蛮子去死!”

一箭射出一名梁军便中箭栽入水中。

梁军兵器大多被冲走,鸟枪火绳和火药被水打湿,只能被清军当靶子射。

陈永福见一名名的梁军被射中,不精双目赤红。

“保护阁部,保护将军!”城楼上的梁军,见清军箭矢射来,忙结成人墙,把高名衡和陈永福围在了中间。

博洛看见梁军居然不怕死,不争先逃命,磕头求饶,还想着保护主将,不禁大怒,“给我射死他们!”

清军士卒不停的射击,一名接着一名的梁军,被箭矢士中,有身中几箭的士卒,依旧挽着手,不避箭矢,用身体护卫高名衡的安全。

这令高名衡不禁泪流满面,悲愤之情在城头蔓延。

“博洛!找死!”看见亲卫不断中箭,陈永福忽然一声怒吼,将弓身扯开,奋力射出一箭。

“啊!”一声惨叫,箭矢“嗖”的一下,居然直接射中博洛眼窝。

一顺军博洛血糊满面,整个人瞬间狂怒,“我的眼睛!给我屠光他们!”

清军见博洛面目狰狞,都被吓住了,连忙射箭,一队士卒则驾着筏子,往城墙上冲。

眼看着清军要冲上,梁军将要覆灭,远处忽然一阵锣鼓声传来。

黄河决口处,近百艘小船,顺着水流向开封方向而来。

一员梁将站在船头,大声怒吼道:“给我杀!”

梁军小船顺着水流,眨眼就接近开封,船上的士卒举起鸟铳,对着筏子上的清军射击。

“砰砰砰”的枪声中,清军连连中断,惨叫着跌入水中。

清军的筏子,不如梁军的小船方便,博洛用剩下的一只眼睛,看着杀来的梁军援兵,懊恼的挥手,“撤!”

“当当当”的鸣金声响起,清军士卒急忙驾着筏子,向河堤逃窜。

梁军船只追杀一阵,接近河堤时,上面清军万箭齐发,只能放弃追击,去救开封军民。

梁军船只抵达开封,看见被水淹没的城池,还有泡发了的浮尸,震惊无比,而开封城幸存的军民,看见援军过来,也没有欢呼,不少人纷纷嚎啕大哭起来。

这让梁军援军,也纷纷泪目,能做的只能是,将屋顶的军民接下来,然后默默的拿出自己的干粮,给他们填肚子。

梁军援军驾着小船,在城中不停的穿梭,将躲在屋顶的老人、妇女扶上船,暴起受惊的孩童,不顾劳累,一趟趟的将人往河堤上送,希望能够救出更多人。

开封府中牟县西北孙家渡口。

高欢领着一众人,站在河堤上,河堤北面,是滚滚黄河,河堤南面的广阔土地,已经全部浸泡在洪水中,成为一片泽国。

高欢黑着脸,看见一望无际的大地被洪水淹没,不禁咬牙切齿。

历朝历代以来,为了治理黄河,都要花费大工夫,每朝投入百万甚至上千万两,来治理黄河,就是怕黄河决口。

现在清军掘开黄河,梁国损失无法估算,关键从二月开始,黄河水量充足,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堵住缺口,黄河会一直泛滥。

“建奴造孽啊!”李岩看见这一幕,气愤不已。

高欢阴沉着脸,“这笔帐,本藩迟早要找多尔衮清算。”

这时,扬彦忽然指着前方道:“藩主!来了!”

高欢闻语看去,只见河堤上,一大群人相互搀扶着过来,于是连忙翻身下马,亲自上前迎接。

陈永福和高名衡被搀扶着,走在最前面,大群军民跟在后面。

这时高欢看着众人狼狈的模样,不禁停下脚步,愧疚得一时无言。

陈永福却噗通一下跪地,忽然嚎啕大哭起来,“藩主!右武卫三万将士,全完了。”

开封守了四个月,城中士卒死伤惨重,又被大水一冲,原本一镇兵三万人,现在恐怕一个营都编不满,几乎等于全军覆灭了。

高欢扶起陈永福,将他托起来,没有多于的话,只是握着陈永福的手,沉声道:“本藩给你补充!三万精锐,十个甲种营,给最好的装备!”

陈永福闻语,哭得更加伤心了,周围梁军见了,不禁纷纷落泪。

高欢则咬牙切齿,振臂怒吼,“建奴决毁河堤,人神共愤,本藩不报此仇,誓不为人!”

“报仇雪恨!”河堤上,梁军士卒同仇敌忾,纷纷高举兵器,发自内心的大声怒吼,声音仿佛要将清军撕碎。

……

徐州。

在清军水淹开封之时,徐州梁军正与清军,激战于徐州城外。

几日前,一股清军趁着黄河,还未解冻,进入徐州地界。

徐州守军见此,立时紧守城池,却发现清军在黄河南岸立寨。

黄得功与周富贵一商议,觉得事有蹊跷,遂即引兵出战,与清军激战一场,被清军击退,只能退回城中。

这日,周富贵刚引兵回城,一将匆匆上前,“将军,藩主密使过来了!”

周富贵眉头一挑,问道:


状态提示:第476章给你补充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