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吧>军事历史>作秦始皇的乖女婿>第504章 得不到就毁掉

“求我,求我,你求我啊?”

陈胜在一步步的靠近扶苏,胡亥的心中在怒吼着,他渴求着能从扶苏的口中说出求饶的话。

只是,注定他要失望了,扶苏面色平静淡然,没有丝毫的惧意。

这一刻,胡亥有些可怜。对于扶苏他无计可施,就像你无法拿死亡去威胁一个一心求死的人。

陈胜素来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,自从投靠胡亥以来他的剑下不知留下多少亡魂。如同扶苏这般身材之人,在他看来比起杀一只小鸡崽子也相差不多。而今日,陈胜提剑的手颤抖了,他从未见过扶苏这般如此淡然之人。

青铜剑散着幽幽的寒芒,长剑割在扶苏的脚腕上,鲜血溅射而出,撒在在了陈胜的脸上,陈胜的瞳孔发红,心中不由的有些胆寒。

胡亥侧着耳朵,静静的倾听着,他似乎想要听到扶苏的哀嚎,扶苏的哀嚎声在胡亥看来,便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。只是,胡亥注定要在次失望了,即便是双脚脚筋被挑,扶苏依旧是没有发出任何哀嚎和惨叫。他紧握着拳头,一言不发。

“扶苏,我不杀你。我要让你亲眼看着,我坐上那个位置?”胡亥看着虚弱的扶苏,趾高气昂的说道。

“咳咳。”

“胡亥,你收手吧。”扶苏罕见的睁开了眼睛,满眼真诚的看着胡亥。

“收手,我收不了手了,回不去了,回不去了。”

“得不到,吾宁死。”胡亥状若癫狂的说道。

扶苏不在言语,他对着胡亥摇了摇头,似乎胡亥才是这个天下间最可怜的人。

“扶苏,你不要给我一副悲天悯人的圣人姿态。我得不到的,你一样得不到。你现在是一个瘸子,我倒要看看一个瘸子如何做的了大秦的皇帝。”

“父皇给你的,总归还是会亲手收回来的。”

“我不杀你,我要让你活着,让你失去如今拥有的一切。”

“哈哈哈哈。”胡亥看着扶苏,付出骇人的笑声。

“陈胜将他给我关起来,时时刻刻都要有人看着,我不许他死,他若是死了,整个地牢的人都得陪葬。”胡亥虎视眈眈的看着陈胜,命令道。

“是,公子。”陈胜低头垂目道。

经历了今日的事情,胡亥在陈胜眼中,那就是一个十足的变态狂,疯子。对于一个疯子最有效的办法,就是顺从。

胡亥回到赵高府邸,此时赵高坐在棋盘前沏茶。棋盘之上,黑子和白子如同聊天缠斗的巨龙,狰狞的厮打在一起。

“公子,你我手谈一局如何。”赵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示意胡亥坐下。

胡亥此时虽然刚刚折磨了扶苏,但是心中却十分憋屈,于是也想接着棋盘厮杀来发泄心中的郁闷。

胡亥手持黑子,赵高手持白子,两人以子为兵,在这棋盘之上厮杀起来。似乎是心中郁闷的缘故,胡亥的棋势全是大开大合的进攻,似乎完全不顾及防守。

“公子,没有杀他?”赵高冷不丁的突然开口问道。

“没有?”胡亥回答道。

似乎对于此事,赵高早有预料。听到胡亥的回答之后,赵高并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继续落子。

许久之后,最后一子落地。

“公子,你输了?”赵高将手中的棋子落下,端起桌上的茶杯。

“呵呵。”

“这么多年了,我的棋艺还是比不得老师。”胡亥故作轻松的说道,可只握着温润如玉茶杯的手上却已经是青筋毕露了。

“公子,有些事情,没处理掉就永远都是事情,处理掉了,便不是事情。”赵高阴柔的声音响起。

“老师的话我明白。”

“但是,我要让他活着,老师,容我在任性一次吧。”胡亥的语气坚定,不容置疑。

咸阳城,长安君府邸。

“老爷,线人送来的加急密报。”赢成蛟刚刚端起茶杯,这茶碗的边还没凑到嘴边,便看到府里的大管家匆匆进来。

赢成蛟迅速的接过密报,赵缺还年轻,接手黑冰台还没有多久。而赵高的身边,则都是自己培养的老人。然而黑冰台在赵高身旁没有线人,恰巧赢成蛟在赵高身旁埋下了线人。

赢成蛟这名线人是赵高身旁的老人了,平日里轻易不会传来线报,如今既然传来了消息,想必是有什么要紧的大事。

“啪,啪。”

“岂有此理,岂有此理。”

“赢胡亥,你伤兄囚父,当逐出赢氏。”赢成蛟看罢情报,猛的桌上的茶碗,茶壶等物扫到桌下。

“去将赵大人唤来。”赢成蛟冲管家吩咐道。

没多时,赵缺走进大厅,看到满地狼藉的一幕,心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丝不详的预感。

“长安君,这是怎么了?”赵缺心中忐忑的问道。

“你,自己看吧。”赢成蛟叹了一口气,将手中的密报递给了赵缺。

赵缺接过密报,越看越是心惊,他的双手颤抖着。这,胡亥居然挑了扶苏的脚筋。他留下来本事保护扶苏的,可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,这让赵缺如何交代啊。

“长安君,我带人先去将太子救出来吧?”赵缺面色凝重的说道。

赢成蛟沉吟着,似乎在思量着这其中的利弊,良久之后,赢成蛟开口说道:“继续查探北城防御,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。”

“长安君,那太子那边怎么办。”赵缺问道。

“胡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,他不会在伤扶苏了。”赢成蛟叹气道。

正所谓三岁看老,胡亥是


状态提示:第504章 得不到就毁掉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