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吧>军事历史>大宋第一状元郎>第三百五十六章 你不敢承担,就退后让我来

汴梁,大庆殿,早朝。

上京城陷落的消息传开,整个大宋才惊觉起来,原来自己的老邻居,不可一世的大辽国,真的要完了。

契丹强大了太久了,从唐朝开始道如今,久到宋人已经习惯了契丹压在头顶的感觉。

在辽宋的争锋中,大宋几乎没有占到过便宜,直到今天大宋还在支付着每年的岁币。

一年十万两白银,二十万匹娟,不是一个小数目。但是若是和战争需要耗费的钱粮来比,这笔买卖其实不亏,因为在澶渊之盟之前,大宋那一年为宋辽之战花费三千万贯钱。

而且大宋没有那个兵力,可以同时应对契丹和西夏,要是继续和契丹死扛,可能会让中原沦丧。

这个商业繁荣的中原王朝,顽疾实在是太多了,可以说是病入膏肓。必须有一番彻头彻尾的改变,不然就会如同原本时空的大宋一样。历史给了宋朝两次机会,它都没能把握住。

不管是金灭辽,还是蒙灭金,大宋开始时候都手握着天赐的好牌,打成了一锅浆糊。

双方习惯了宋辽互相看不上眼的虚假和平,突然出来一个女真,把契丹打成了这副模样,让宋廷满殿君臣,都有些措手不及。

梁师成嚷嚷了几年的伐辽,真的到了剑拔弩张的时候,他反而没了动静。

沉重的气氛压的人喘不过气来,强大的契丹,威压大宋百年的契丹,就这么被人打下了都城。

现在的幽燕之地,在契丹人看来是自己翻盘的希望之地;在宋人看来,是必须夺回的故土和中原门户;在女真看来,是砧板上一块肉。

那里有大辽燕王耶律淳的怨军八营和契丹兵马数十万,不管是宋、金、辽,都想着占据幽云,是真正的兵家必争之地。

赵佶看着气氛有些沉闷,便开口问道:“杨爱卿,你有何看法?”

杨霖迈出一步,躬身道:“陛下,如今北境草原风云激荡,跌宕起伏,攻伐不断。若是我们大宋毫无作为,等到北边的纷争尘埃落定,我们只能直面强敌,处于被动。

况且此乃天赐良机,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,错失良机反受其咎。

臣提议,去大同府联络辽主耶律延禧,和契丹谈判重新缔结盟约,先取幽燕之地为重中之重。”

王宁迈步出列,笑道:“少宰此言差矣,如今金强而辽弱,辽主去国而逃,将士一败再败,几近亡国灭种。值此之际,金人数次遣使来,相约伐辽,何故要弃强则弱呢。

臣提议,与金人结盟,共伐契丹,取回幽云之地。”

赵佶一听,都挺有道理,纠结不已。

杨霖沉声道:“王尚书,如今的女真的兵威凶蛮,相信你应该有所耳闻。自古北方异族,哪有不觊觎中原万里江山的,你既然提议连金伐辽,那么若是改日金人南下攻宋,这个罪名你可愿意一力承当?”

“我...”王宁脸一红,去看梁师成,却发现这老太监老神在在,没有任何出列的意思。

王宁冷哼一声,沉默不语,这个担子梁师成不担,自己肯定也不会上杆子去揽下来。毕竟现在自己冲锋陷阵拼来的功劳是大家的,大头还是梁师成的,但是将来真的翻了船,自己百分百会被退出来一肩扛。

他一退回去,大殿上顿时响起窃窃私语,都有些看兵部尚书王宁不起。

杨霖腰板挺的笔直,锐利的眼神扫了一圈,大殿上顿时安静下来。

“臣杨霖愿在玉殿彤庭立下军令状,必取幽云故土,献捷于官家。”

哗的一声,大殿上又乱了起来,蔡京乜视着杨霖,颜色有些复杂。

似乎在说,小老弟,没必要这么拼吧?

现在的权势又不低,活的潇洒自在,享受着汴梁的无边fēng_liú富丽,你图啥啊?

就算是拿下幽云十六州,你一个文官,这个年纪已经做到了少宰,你还能更进一步不成?

站在一个权臣的角度看,蔡京想不通杨霖的目的,但是有一些人,站在为国为民的角度,突然醒悟过来,自己这些人一直攻讦谩骂的少在杨霖,朝中每逢大事好像都是第一个冲在前头的。

远有西夏,近有吐蕃。

群臣中,不乏有些人,稍微有些感动。

在这官场上,是个讲心机,玩权谋的是非地、名利场。少宰杨霖权谋玩的好,打垮了韩忠彦、斗倒了曾布、弄死了王黼,压制着如日熏天的梁隐相。

没想到,人家不光权谋玩的好,还真有为国请命的魄力。

殿上人心复杂,龙椅上的赵佶却一点都不惊讶,他瞬间就想明白了。

杨爱卿是天上星君下凡,辅佐自己这个神霄宫长生大帝君的,能做到这一步简直是再正常不过了,看来这一次朕又有机会告祭太庙了。

赵佶笑吟吟地钦此杨霖为兵马副元帅,宣抚陕西、河东、河北、燕山,主持收复幽云。

赵佶虽然吊儿郎当,但是他的父皇神宗赵顼却是个雄心勃勃的,他先是启用王安石变法,然后一心要收复西夏和幽云。

神宗皇帝确实不错,他刚刚继位便让人刮目相看,发出的第一道诏令竟是大行皇帝的丧事从简。还好心解释说,仁宗皇帝宾天之时,先帝由于不是仁宗亲生要避嫌,不敢裁减。朕却没有这个顾虑,朕是先皇亲生的,正好继承先帝遗志,厉行节约。

一个十分朴实、实诚的皇帝形象就出来了,在位十六年,三次对外用兵:熙河开边拓土千里,交趾自卫反击战虽未消灭敌国但也


状态提示:第三百五十六章 你不敢承担,就退后让我来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