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吧>都市现代>榴花晚照又一春>第161章 党争

虞绍庭:“……”

他这妹子,当真是往死了逼他还顺带着往死了挤兑他啊。

一时间虞绍庭恨不得扇自己俩耳光,当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自己这几年被这小丫头片子不知道整了多少次,怎么就不涨记性呢?

而且自家这妹子,哪里是那么好求的?求她帮忙,哪里是那么容易的?

这时候虞绍庭当真是后悔莫及啊,没求得动虞琬宁帮他做考题也就罢了,现在却把另一个要命的把柄送到人家手里,弄到现在骑虎难下,当真是猪脑子。

“说说吧。”

虞琬宁自知已经抓住了虞绍庭的痛脚,一张小脸,便浮上了一层看好戏的笑容道。

“那个……”

虞绍庭没办法,只好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窗外,哼哼唧唧地道:“我若是说了,你可得帮我做考题,而且绝对不可说出去。”

“先说说看吧。”

虞琬宁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。

“是……是那个……”

虞绍庭吞吞吐吐地还是说不出来。

“好好说话,还有没有点男子的模样了?”虞琬宁不耐烦地瞪了虞绍庭一眼。

“是那个……”

虞绍庭用力地咽了一口唾沫方才声如蚊呐地道:“是……是许默然帮我求了三皇子殿下好些天,殿下被许默然那小子缠得没法子了,方才应了,借着去蔺大人办公的房间借书的机会,偷偷抄了考题。”

说完,他又一脸哀求地道:“好妹妹,不管怎么说,三皇子到底是皇上的儿子,咱惹不起的,这事儿若是宣扬出去,没人敢拿三皇子怎么样,他顶多挨皇上一顿训斥而已,到最后还是得蔺大人、许默然和你哥我吃瓜落,没准儿还得连累许大人家和咱这大将军府,你非逼着我说,我便说了,你可千万要保密啊。”

虞琬宁瞥了一眼哭丧着脸的虞绍庭,没有理会他的话,只是在心里盘算着,这个季安澜,费力做这样的事,到底图个什么?

仅仅只是因为许默然是他表兄,与他交好?

怎么可能这么简单?

旋即,虞琬宁很快又明白过来,这个季安澜,看中的恐怕是整个大将军府。

虽然眼下皇室子弟看起来个个兄友弟恭的,但实际上他们所有人都明白,兄弟之间,将来必有一战,不可能避免得了。

而季安澜眼下,正是除太子之外,最得皇帝宠爱的儿子,有些旁的心思一点都不奇怪的。

可是要与太子抗衡,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,所以季安澜现在已经开始着手为自己的将来培植帮手。

许默然自是不必说的,季安澜生母许淑妃是许家女儿,许家便只有支持他这一条路可走。

而许默然以前在书院的时候,又向来与虞绍庭交好。

但凡是知道些京城勋贵内情的人,都知道当今虞皇后极不待见虞大将军这个庶弟,大将军府这几年也与虞府和虞皇后十分疏远,这便有了从内部分化虞家的可趁之机。

季安澜这是想通过这个渠道,将虞绍庭拉上他的战车,进而影响到虞德陵。

待到将来他夺嫡之争到了最关键的时候,虞德陵必定能发挥极大的作用。

至少,让虞氏一族陷入内斗,也是极大的削弱了太子季安衡的力量。

所以怎么算这笔账都是不亏的。

“好吧,我答应你,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虞琬宁说了一句,便站起来要走。

“哎等等……”

虞绍庭急忙拦住道:“说好的我告诉你这考题的来历,你便帮我做题的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

虞琬宁又看了一眼考题,有些嫌弃地撇了瞥嘴道:“这样简单的东西你都不会,当真是没用。”

虞绍亭:“……”

怎么这小丫头片子到什么时候都不忘挤兑他啊。

不过没办法,自己这会子有求于她,便是再怎么被挤兑,也只能忍着了。

于是便讪笑着道:“好妹妹,你且安坐,我给你研磨,你尽快帮我将答案写出来,我也好赶紧背。”

虞琬宁斜了虞绍庭一眼,心里微微一动。

实际上她并不愿意帮着虞绍庭作弊,但她忽然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情。

那便是季安辰,虽然上一世季安辰最终夺嫡,成功继位,但这一世,因为自己的重生以及一些别的因素,有些事情已不再如上一世那样发展了。

所以做些未雨绸缪的事,也是有必要的,比如她让赵启豢养暗卫,便是防着将来万一赐婚有异,她便索性将季安辰从皇帝里抢出来,带着他和自己挣来的大笔资产寻一个深山去生活。

当然,那也只是最坏的打算罢了,不到万不得已,自然不会走到那一步。

可现在,万一因为一些因素的影响,导致了季安辰夺嫡不顺可怎么办?

虞琬宁想着,眼下最有实力与太子一战的,便只有一个皇三子季安澜,而季安辰这种没有外家可依靠的,没有圣眷宠爱的皇子,在最初的阶段,只有韬光养晦一条路,等到将来太子与皇三子斗个两败俱伤,他才能有展露光华的机会。

所以,先让皇三子季安澜拉拢一下虞绍庭也没什么大不了,反正如虞绍庭这等愚钝蠢物,也是干不出多大的事来的,而且季安澜的最终目的,肯定不只是虞绍庭,而是当朝大将军虞德陵。

可虞德陵以一个战功彪著的大将军。到今天还能安安稳稳地屹立于朝堂之上,便足见他是一个面粗心细之人,这样的人,定然不会轻易涉足党争。


状态提示:第161章 党争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