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吧>恐怖悬疑>执命棋>033.命盘交错,执命难合

听到三皇子这般说,我自然是心生安慰。

灵华君说因得我是三皇子的软肋,故而此次出征他才要将我带在身边。可我并不做此想,我同三皇子相识时日虽短,但依我对他的了解来看,三皇子绝不会是困于儿女情长之人,何况我的身份特殊,虽借了霍婍毓之名,但同三皇子却无夫妻之实。

我虽不知三皇子执意要将我带在身边的原因是何,但昨日入军营时他的所作所为实在出乎我的意料,想来也已落人口实,如今我一言一行皆要多加小心,我不愿因为我给三皇子招致不必要的麻烦,他的命盘已经因我而变,决不能再因我多生事端。

“三皇子,你一夜未眠,还是先入帐歇歇吧。”我看向他,轻声说道。

三皇子抬头看了看天色,略一犹疑便道:“也好。开拔前还有些时间稍作休整。”然后他将目光再度落定在我身上:“不过你要留在帐中。”

“我……”听到三皇子这般说,我没来由的紧张起来,下意识地想逃。

仿佛是看穿了我的心思,三皇子往前踱了一步,贴近我耳畔低声道:“你该不会还想让我像昨天那般带你入帐吧?”

“不……不必了……我自己会走……”我脸颊一烫,便急急退到一旁:“三皇子,请……”

但见三皇子勾起唇角,露出一抹淡淡的笑,便大步流星地行入帐内。

我悄然叹了一口气,便跟着三皇子步入帐中。三皇子虽说着要小憩,但却并未躺在榻上,只倚着桌子,将手抵在头上,闭上了眼睛。我站在一旁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更不敢轻易移动,生怕弄出什么声响打扰到他。

过了片刻,我察觉到三皇子的呼吸变得均匀。难不成就这么睡着了?我心下猜想着,便小心翼翼地行上前去,仔细打量。

从未这般注视过眼前这个男人,看着他长长的睫毛覆盖下来,又勾勒着他脸颊坚毅的轮廓,我才清楚地意识到,三皇子同灵华君是全然不同的存在。如若说灵华君是一块温润的玉,那么三皇子便是一柄敛在鞘中的剑。他刻意隐藏着自己的光芒,可一旦被抽出剑鞘,便锋刃无比。

“你要站在那儿瞧多久?”

三皇子依旧闭着眼,却从唇边淡淡溢出这样一句话。

被三皇子吓得一个激灵,我朝后退了退,却见三皇子没有要睁眼的意思。呆立了片刻,我便走到床榻边落座。一时间帐内悄然无声,帐外间或有兵士行走交谈的声音传入。我坐在那儿,一夜未合的眼皮却愈发沉重,就那么一点点,毫无防备地垂落下来……

我做了一个梦,梦里是大片弥漫的浓雾。我仓皇行走在其中,不辨方向。远处似乎隐隐有雷鸣声传来,不知为何,听到那声音,便有说不出的惊怯。雾气在身侧笼罩着,但却有黑影从浓雾中飘过。我急急追上前去,无奈脚下的裙裾却磕磕绊绊,让那黑影瞬间变逃得无影无踪。

就在我茫然不知所措之时,眼前的浓雾渐渐散开。待视线变得清晰,看清一切的时候,我顿时欣喜不已。出现在眼前的,赫然是月老那座系满了红线的庙堂。虽然月老执掌姻缘,可怎么说也是九重天上的仙君,或许能从他口中打听出奉云仙君的消息。想到这儿,我便加紧了步伐朝着月老庙行去。

“若我非要断了这红线呢!”

我正欲冲撞进去,却听见一个清冽的声音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。

“绵蛮仙子,你这是为难老夫啊!”月老显得无可奈何。

听到“绵蛮”二字,我立刻顿住了脚步,下意识地想将自己隐藏起来,在她面前,我仿佛永远只有遁逃的份。

悄悄倚在门边,我屏气凝神,试图弄清在月老庙中到底发生了什么。这到底是一场梦,还是同我在栖霞山一般,是魂之游离。如果当真是魂之游离,那不就意味着——绵蛮仙子并未仙逝!

想到这儿,我的心抑制不住的狂跳着,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念头:若是灵华君知道!若是灵华君知道!他必是欣喜不已吧!

胸口发闷,一颗心就像是要蹦出来一般,狂跳不已。但下一刻,像是骤然被浸入冷水之中,我瞬间便清醒了过来。

如今,我还有什么资格替他欣喜?

我不是天府宫侍奉的小婢,他也不再是我的君上;我不是陆家小姐安歌,他亦不再是我的师父。

从未想过,有朝一日,我与灵华君的缘分竟浅淡到了如此地步。

“绵蛮仙子,你该知道这姻缘线牵,那命盘之上便如同落了一子。这凡间有云:落子无悔。灵华君是掌管这执命棋的仙君,更是明白这其中道理。”月老的声音传来,显得十分疲惫无力,我从未见过月老这般模样,想来绵蛮仙子所请之事着实叫他为难。

庙堂中那抹清丽的仙裙轻摆,便只是一个背影,也能瞧出绵蛮仙子那婀娜多姿的身形与风采。只见她缓缓踱了几步便沉声道:“若我要执意断了与灵华君这姻缘线呢?”

什么?!

听到这句话,我差点惊叫而出。

灵华君心尖上的绵蛮仙子,所求之事尽是要与他断了这姻缘线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!

我很想冲出去问个清楚明白,可却又似被什么束缚着,难以迈出一步。

“若仙子执意如此,那便是逆天行事,到头来,反受其害。”月老长叹了一口气:“据老夫所知,再过不久,便到了仙子历劫之时,若是断了这姻缘线,逆了这天命,只怕这劫……


状态提示:033.命盘交错,执命难合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