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吧>都市现代>忆苦亦甜>第三十四回 施雨塘前灭霸痞 秦亮后屋翻云雨

词曰:

上盏灯,下盏灯,前后夹山一个村;左边龙,右边凤,左右虎龟蠢欲动。

官场口,民村路,来往皆为填饱肚;耍狠劲,斗贫嘴,体大无脑准吃亏。

上一回,说到施雨夫妇一行人赶场,刚到望水场口,那冉勤便扔下小背儿离去,施雨一人背着两个背篓和贾云一同往场上走,可刚迈出步子,便被收粮的贩子给拦住,硬是要施雨把豆子卖给他们。

施雨轮了他们一眼,没有理会,继续调转头往前走,那收粮的贩子硬拉拽住不放手,施雨半转身撇了一眼粮贩子:“我劝你还是松开手!“

粮贩子露出一脸奸笑,黄牙暴光,眼睛冒火:“老子不放你走,你还走得成是啵?“

施雨松掉半截背带:“那就试试了!“

粮贩子见施雨松了带,便一个劲儿地往怀里拉,哪知施雨却突然发力,把粮贩子浪在空中,施雨原地旋转一沙坑,把粮贩子在空中浪了几圈后突然朝着鱼塘一个急停,只见那粮贩子松开了手,人似箭般地朝池塘里飞了进去。

坐在塘边钓鱼的钓客,还以为是鱼上了钩,突然一个猛拉,正好鱼钩勾住了粮贩子的鼻子,疼得粮贩子“哎呀妈呀”叫唤,吓得那钓客是抛了竿儿便跑。

十里八乡,赶集的人都围在塘口看热闹,似乎忘了赶场的急促,正是那热闹不等人,只等闲,难得偷此浮生,一定要静下心,找个好的位置,抽着烟,安逸巴适着看稀奇。

粮贩子约有十人一伙,赶紧围过去把落塘里的粮贩子捞起来,听他们叫道:“狗子,你没事儿吧!“

那叫狗子的粮贩子直哆嗦着:“你们要给我报仇,别让那小子跑了。“

其余的粮贩子弃掉狗子,便朝施雨围了过去:“你们都给我让开,喂,那背重重小背儿的小子,给我站住!“

施雨一个旋转回身,盯住那打头阵的粮贩子厉声道:“难道你们也想像那狗子一样吗?“

粮贩子们纷纷站定,不敢上前,正在这犹豫不决之际,突闻身后一阵阵号子声传来;狗子把衣服脱下拎干水又穿上,狂笑不止:“哈哈......兄弟们!不要慌,胡文他们来了,有那小子好看的了。“

所有人都回过身去看,赶场的村民纷纷让开了一条道;由于施雨隔着一个弯道,并不知道来者是何方大神,只是感觉很轰动,看样子,是一霸~狠角儿。

施雨回过头问贾云:“那狗子说的是谁?“

贾云也是一头污水,隐约感觉到说的是胡文:唉,那名字怎么那么熟悉?意会之余笑出了声儿:“哥,我知道了,他们说的是你那手下败将~胡文!“

施雨一时没反应过来,便追问道:“哪个胡文?“

贾云爽朗一笑,咯吱一声儿:“哥,你真是个贵人,就是一个时辰前,那背烟块儿的胡文啊!“

施雨撇着脸,笑出了声儿,笑声吹起池塘浪,鱼儿在波弦游:“哦,是他呀,我正等着呢!来得好,一起给收拾了。“

贾云打挡:“哥,我看还是算了,他们人多势众,咱们单枪匹马,恐怕会吃亏。“

施雨把背篓放下,拍了拍手:“云儿,不要慌,我从不打没把握的仗;这样,你把豆子背到场上卖了,到左手边第一家徐记包子铺找一个叫徐顶的人,让他前来助阵。“

贾云一脸疑惑,看来是要出大事儿,但既然夫君决定的事儿,她都义无反顾的支持,便悄声探问:“那徐顶是谁,他会来帮咱们吗?“

施雨一边把豆子装在贾云的背篓里,一屁股坐在背篓沿上,乐呵呵地笑道:“这个你放心,他一定会来的,就说我是施雨;哎,我忘了告诉你了,他就是我跟你提到的,我的师父。“

贾云也恍然大悟:“哦,是他,我早就该想到是他了;行啊~哥!我被拘禁的这段日子里,你居然都拜人为师了,还好没找人拜堂成亲。“

施雨叹了口气:“唉,我亲爱的云儿,你想到哪里去了呢!我这个师父跟咱们的义父是亲戚,也是同门,开始是叫他师叔来的,后面见他有真本事,便拜他为师了。“

贾云:“好了,我走了,你们男人的事儿啊!我就不再多过问了,反正你决定要干的事儿,我支持你便是。“

施雨会心一笑:“我真是娶了个好媳妇,深明大义,说实话,我也并非为了个人恩怨,完全是为了打抱不平;你看他们那嚣张跋扈的劲儿,哪个村民不怕他们,一看就平日里没让这十里八乡的村民受欺负。“

正说着呢,村民们便纷纷散开,启程往场上赶,转个弯过来,却又见施雨夫妇在弯道,热心善良的村民便劝施雨:“施少侠,我们都听说过你的英雄事迹了,但今天只有你一个人,我们怕你是会吃亏,不过你不要怕,我们掩护着你,赶紧撤退吧!“

施雨起身抱拳行礼:“各位父老乡亲,你们客气了!你们放心,我虽不做恶人,但也不怕恶人,有你们这份心,我说什么,也得要为你们出出这口恶气。“

一年迈大爷上前,抽着烟,弯着腰,向施雨诉说着衷肠:“施少侠,您都看出来了,他们这些村霸啊!真是没少压榨我们,我们真是有苦说不出啊!“言罢,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。

众村民齐应:“是啊!那些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平日里拦着咱们的东西就强买,不卖就强抢,这日子真是活到头了,就如这天气,昏天暗地,没有半点光明。“

施雨作了个罢手的手势:“


状态提示:第三十四回 施雨塘前灭霸痞 秦亮后屋翻云雨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