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吧>军事历史>汉血丹心>第四百八十五章 危难之际 家国舍我其谁

长安雨,飘飘洒洒落满天地。似乎无尽无休,令人不胜寒意。

春雨贵如油!本来在这个季节,下这么大的好雨,应该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。不过此时此刻,却没有人为此而高兴,感到的只是萧瑟无尽的黑暗。

断壁残垣的夜色中,长安失去了往日的繁华热闹。整片大地都彷佛被黑色笼盖。不过,入夜后不久,在每条街道的中心地带,都有火光和灯光重新亮了起来。

如果站在未央宫最高处远望的话,就会惊奇地发现,那些在雨幕中一顶顶陆续搭起来的油布帐篷,被灯火映照,在这寒冷的雨夜中,竟给人一种异常温暖的感觉。

所有的人都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了妥善的安置。虽然搭起的这些帐篷条件有些简陋,但起码不会流落街头。

每一座帐篷中央,临时垒起的锅灶里,正在热气腾腾的烹煮着各种食物。有香甜的气息笼罩在四周,给惊吓过后正感到饥肠辘辘的长安百姓提供了最宽心的安慰。

由府衙和巡武卫兵卒共同组成的联合巡防队伍,在城中各处负责维持秩序,一小队一小队的划分好防区,披甲持刀,不间断地来回巡逻,防止有人偷盗或者作乱。

少府官员们和朝廷各郎中、大夫等执掌职事者,也都奉命行动了起来。开始积极地协调各种物资的供应,确保所有暂时不能归家的民众都有地方住,有衣服穿,有食物吃。

“勿使冻饿一人!”

这是当今天子亲自所下的口谕,无人敢于懈怠半分。

除了这些措施之外,另有大批身穿书生袍饰的年轻读书人,也来到了长安。他们都是坐落在长乐塬上那座长安学院里的书生,主要任务,是做好受惊吓人员的心理疏导。

进长安的大道损毁严重,马车根本就不能通行。所有人都是从水路而来,乘着装满物资的大船沿渭河而下,直入长安。

接到大祭酒董仲舒传达的尚书令元召命令后,这些入读长安学院的书生们其实心中都有些懵懂,他们是不明白,在这样的时刻,让他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进入受灾严重的长安城,会有什么用处呢?

不过,大祭酒只用一句话就打消了他们的疑问。

“尔等所学为何?扶困济厄,帮助苍生,就在此时!”

于是,这一帮进入了长安学院学习不到半年时间的年轻人,便义无反顾的登船而去。即便是用这双文弱的手去披荆斩棘,那又怎么样呢?只要是为了救人,做什么都无所畏惧。

不得不说,他们的到来,所起的作用还是非常大的。在暮色苍茫的微雨中,那位大家素来敬仰的元侯,站在废墟上,对勇敢来此的所有学子讲解了需要他们做的事。

原来自己胸中所学到的学问,在这危难之际,还能安抚人心稳定情绪?大家看着元召,他身上的青衫布满了尘土和烟火熏燎的痕迹,甚至有些血迹隐约可见。不过语气依然坚定,让人听到他说的话,就会感觉心底很踏实。

眼中燃起光芒的书生们去分头行动了。年轻的志向无穷大,有许多胸怀苍生的信念,其实就是从这个雨夜开始的。

朱雀大街中央的那座大帐篷里,进进出出来请示一些事情的人络绎不绝,有差事的年轻官员们脚步都很轻,交代完毕需要去做的事,临走时,都没忘了抬头去看一眼那位继续与下一位交谈的年轻侯爷,眼中是钦佩与崇敬。

元召坐在那里,解下了所穿的青袍,有太医院的医官正在给他小心的剪去已经被血痂粘住的衣衫。早些时候他为了救人,硬扛住了从高处砸下来的木石,虽然依仗胸中蓬勃的气机流转没有什么大碍,但背上终究是受了伤。

“其实自从与你相识,一见如故,结成忘年之交以来,佩服你心中学识的广博犹在其次,老夫最看重的,反而是你这种对一切生命的尊重之意。老夫阅历既久,识人也算深的了,冷眼观察之下可以看得出,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本心,甚至在一些事情上,哪怕舍命去为之,也不自惜。这一点,尤其难能可贵啊!”

从心底由衷说出这番话的董仲舒,脸上流露出悲天悯人的神色。他平静的看着医官替元召清理好伤口后,敷上药物,用干净的白麻布细心地包扎起来。然后那年轻人似乎是不以为意的挥了挥胳膊,见包扎之处没有什么妨碍,他呵呵笑了几声。

“呵呵!老董,你知道吗?我最看重你的,就是能把浅显的事说出深奥的道理来!不服你都不行呢!嘿嘿。”

董仲舒淡淡

一笑,他知道元召故作轻松的开玩笑,是不想让他有什么感慨。只不过,他越是这样当做寻常,反而越让人佩服他的胸襟。

“元召!你好好听着,以后行事绝对不能如此鲁莽。你的身上,寄托了很多人的期望,如果真的为了救我汲黯这条老朽之命而有什么三长两短,那我就万死莫赎了!这其中的重量孰轻孰重,难道你分不清吗!你记着,这绝不是我和你说的客套话,而是让你以后牢牢记住的教训,听到没有?”

汲黯的脸色很难看,这既是因为自身的伤病疲乏,更是因为他要好好的让元召知道他自己最应该干的是什么。

“放心吧!老汲,如果以后再遇到有不可为之事,我必定会在保护好自身的前提下,再去为之!”

元召认真的对汲黯点了点头,表示记住了他的话。不管是汲黯,郑当时,还是主父偃、董仲舒,这几个人心中对他


状态提示:第四百八十五章 危难之际 家国舍我其谁--第1页完,继续看下一页
回到顶部